邬墨

心脏疼吗?疼死了?那也是我自己活该

新年快乐!!!

在新的一年里我会努力写文,尽量不懒癌发作ヽ(・ω・`)ノ=з=з=з做一个三好乖乖_(:⁍」∠)_

搓刀装问答

这是昨晚的我问自家刀刀的问答www
   【膝丸】
我:你想要阿尼甲嘛?
膝丸:金
我:那我让你当队长给你把阿尼甲带回来好不好?
膝丸:银
(膝丸哟,你居然不想当队长????)
我:你喜欢我还是喜欢阿尼甲?我就是金色,阿尼甲就是银的
膝丸:金
(!!!!!!嗷嗷嗷嗷嗷,膝丸你你你你,雾草我好开心!!!!)
我:要不要当我婚刀?
膝丸:金
(啊啊啊!!!!我好开心!!!)
〈于是我开心的给膝丸金色御守并当了队长_(:з」∠)_,我好开心!〉

    【压切长谷部】
我:你想当队长嘛?
hsb:绿
(????)
我:要当近侍嘛?
hsb:绿
(?????hsb你怎么啦???)
我:你该不会是在嫉妒膝丸吧???
hsb:金
行了行了不用问了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_╰)╭

--------------------------
暂时就问了这两个Orz,我家膝丸喜欢我而不是老念叨阿尼甲让我十分欣慰【痛哭流涕】

大概是一些算不上小甜饼的小甜饼

第一次写我文笔不是很好请海涵(´°̥̥̥̥̥̥̥̥ω°̥̥̥̥̥̥̥̥`)大概是不甜的小甜饼吧
刀刀们和婶交往前提
可能会ooc【土下座】那是我的锅,刀刀们归你们
   

     当你借酒消愁【鹤丸场合】
你消沉的趴在桌上手里握着酒瓶,酒精的作用使脑袋昏昏沉沉的,但是脑子里却清晰的回忆出今天回现世时被关系不太好的亲戚说的话:你看看你多大了,还做那什么奇奇怪怪的工作,你也不抓紧去相亲,看看你那样再不抓紧谁会要你这样的人啊。烦死了,最讨厌这样的亲戚了,什么叫这样的人,我很差劲吗?虽然没什么,但是这样的话你听了真的觉得心里很烦躁。抓起酒瓶又灌了自己一口酒,辛辣的感觉通过喉咙让自己清醒了一点。“主殿,我进来咯。”你的近侍兼恋人鹤丸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而你没有心情去理会,一语不发的喝着酒。鹤丸见没有回应有些担心因为你今天回本丸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对,没了吓唬你的心,鹤丸打开了门,一股酒精味扑鼻而来,地上有几个空酒瓶。“主殿你喝酒了?”鹤丸皱起了眉。你听到他走进的声音转头去看着鹤丸伸手要抱抱,喝了酒以后的你意外的爱撒娇,鹤丸皱着眉脸色不悦的伸手把你抱在怀里“主殿有心事?怎么突然喝了酒。”你趴在鹤丸怀里软糯糯的说“我是不是很差劲?”说完以后一直认真盯着鹤丸金色的眼睛不放过任何一点神情。鹤丸看着你那么认真的看着他突然笑出了声。“笑什么?!我可是很认真的问!”你看到他不仅不回答还笑了立马炸了毛。鹤丸笑了一会以后抚摸着你的脸带着笑意说“我怎么会觉得主殿差劲?”接着抓起你的手附上他的胸口认真看着你说“这里可是为着主殿而在跳动着,有被它跳动着而吓一跳吗?”你红着脸低下了头感受着手里跳动的节奏,害羞的说不出话来。“主殿,看着我。”你听到了鹤丸的声音羞红着脸微微抬起了头,鹤丸俯下身来亲吻着你,这个吻温柔的你觉得像是像珍宝一样被小心翼翼的爱护着,亲吻持续了一会以后鹤丸才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看着羞红了脸的你,在你耳边吐息着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觉得主殿差劲的。”
 
    当你偷懒时【长谷部场合】
又是一个早晨,当你还在被窝里和周公愉快的下着棋时长谷部已经来到你的床前“阿鲁基,该起来了,不然今天的日课就要耽误了。”然而你宛若咸鱼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翻了个身接着睡。长谷部糟心的叹息着,拉开你被子的一角。冷风从那一角吹进去让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你瞬间清醒了,你瞬间起来想从长谷部手里夺回那被子的一角,你这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还给我!!!你要冷死你主人嘛!!!”你扑过去抢夺被子,然而长谷部并不让你如愿整张被子全被他拉过来放到他身后,然后一脸若无其事的说“既然阿鲁基你醒了那就快更衣吧,耽误了日课就不好了。”靠靠靠,你个心机部!不就是套路嘛,那我也给他个套路好了。你在心里想着报复他。然后你就转过身去让他看不到你的脸装出快要哭的声音委屈的说“hsb,你变了!你不爱我了!别人家叫恋人起来都是温温柔柔的就你忍心让我受冷风,哼!”长谷部听到你委屈的声音也慌了立马起身走过去说“不是的,阿鲁基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不爱我!”你的声音哭腔中带着点颤抖,其实是你在憋笑差点笑出声来。然而长谷部是以为你真的哭了,走到你身后解释着,刚要开口,你突然起身带着奸笑跑向你的被子。然而....不亏是被誉为梦幻坐骑的长谷部,反手就是一个拦截。由于惯性的原因你们两个一起摔在了那被子上,你一脸懵逼的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是长谷部放大数倍的脸。没错,你俩摔在了被子上,长谷部在你上面,你在下面一脸懵逼的看着长谷部。意识到这个尴尬的情况的长谷部脸瞬间爆红发挥了最高的机动,迅速起身土下座,速度快得难以置信。“阿鲁基,我.....我不是故意的,刀解或是折断请您处置。”你起身后看着自家男友脸爆红的土下座低着头还飘着花的样子突然想作弄一下他,你笑着在他面前蹲下蹂躏着长谷部爆红的脸,长谷部一动不动的任由你欺负着他的脸。“hsb的脸意外的软啊。”听到这句话的长谷部只是把头低得更低了“请.....请不要作弄我。”“噗,hsb,你告诉我,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你看着那么可爱的长谷部不由得觉得可爱。“是....是情侣关系。”长谷部越说越小声。“那就对了,那哪还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傻部部。”你说完以后又捏了捏长谷部的脸。你只知道下一秒你顶着一头的樱花,当你还在想着再去调戏长谷部时你就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个措手不及,你睁大眼睛看着那紫藤色的眼睛,里面装满了对你的爱慕,让你觉得心里一软,闭上眼睛和他加深了这个吻,得到回应的他欣喜的继续着这个吻,在你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长谷部放开了你,看着你的郑重的像是宣誓一样说“阿鲁基,我曾知道我的路是我自己迷失的,但现在我有了您,我会视若珍宝一般对待,凡事有任何对您不利的我都会统统压切掉。”




------------------------------------------------------------------------------
对不起,我只有这样的水平了(´°̥̥̥̥̥̥̥̥ω°̥̥̥̥̥̥̥̥`)希望你们喜欢,爱你们❤